一个简单的人 —— 我的世界一就是一,二就是二,没有太多模糊

《生命的热情何在》笔记 [2]

p20

为了让灵魂前进,所有的一切都该让路

为了使灵魂宁静,一个人每天要做两件他不喜欢的事。

此时的帕皮提,到处是欧洲来的殖民官员、军人与商贩,小岛仿佛就是一个小欧洲,它让我喘不过气来,那里充斥着恶俗与荒谬的文明,装模作样地模仿欧洲的风俗、恶行,我迫不期待地想要逃离。

她之所以会有如此魅力,我想这也许就是“毛利人”赋予她的独特性与原始粗狂美。

也许只是小岛独有的气质,当清晨的第一道阳光喷涌而来。岛上的花木就一起蓬勃萌发。

在喧嚷的回程中,法国人一脸冷漠高傲的神情,当地的居民在压抑许久之后,终于可以驱散沉重的心情,恢复原有欢快氛围,重新开始玩乐。

p34

塔西提静谧的夜晚,如此独特,土著们在夜晚行走,赤脚,非常安静。

p43

我们的家园本来是多么美丽,人们都很欢乐,我们一年到头都在开心地吟唱,空气里弥漫着幸福的味道,但是你们一来我们的家园变得面目全非。

发表新评论